淳安人记忆深处的那些小吃

| 30℃

《舌尖上的中国》说过

“巧食多源自民间,美味常藏于市井。”

而淳安就是这样一个城市,记忆中儿时的小吃扎根于老城区极其隐秘的小巷里,七弯八拐之后才能找到。

你还记得曾经被你捧在手心里的

那热乎的小吃吗?

油墩儿

小的时候穿堂过巷,总会见到一些很简单的小摊子

一只煤饼炉,炉上架一口钢精锅,里面有半锅子油

油已热好,滤网上放着几枚炸好的油墩子

每次都迫不及待的一口咬下,萝卜和面粉经了油后香气扑鼻,轻轻咬将下去,外面的金黄色脆脆的,而里面萝卜丝和面煳温温软软、白白糯糯。考究一些的,还在可以油墩儿的陷里放上一些小虾皮,这样一来,小小的油墩儿荟萃了萝卜丝的爽口、虾米的鲜味,别有一番滋味!

爆米花

爆米花我们每个人都吃过,但传统爆米花制作过程在如今已很少见了:一根扁担、一团炉火、一个风箱、一口黝黑爆米锅,一声一声吆喝。

用手捂住耳朵,激动等待爆米花出来的瞬间,巨响后,很开心的凑过去,把一袋子爆米花装在脸盆里跑回家……这些都是不少淳安人儿时的记忆。

米花棒

小的时候总有人开着拖拉机来到村里,孩子们一看见就以最快的速度冲回家,催着妈妈装米拿糖拿最大的袋子排着长长的队等着去炸米花棒。

一口咬下去,咕吱咕吱嚼起来,透着一股淡淡的米香。吃的乐趣大概是一半在吃,一半在玩。套在手指上,边写作业边吃,心满意足。

麦芽糖

回忆起童年总是甜蜜、温馨的。那时,校门口总是能见到挑着箩筐、敲着铜锣的老师傅,箩上面放着一块大大的圆木板,木板上放着一大块正方形的麦芽糖。

有人来买时,就用一个铁片楔入糖边,再用小铁锤朝铁片的背部猛敲一下,随着“叮”的清脆一响,糖就给敲出一块了。记忆中黏黏的麦芽糖沾满了小手,甜住了小口,满足的感觉如潮水般向我涌来!

手打年糕

说到年糕,淳安人不会陌生。每年年前打年糕、吃年糕是一种风俗。从乡下送过来的手工年糕又糯又有嚼头,还有稻米的清香。

面团在木杵的捶打下不断的翻卷成型,一团年糕要抡一百多槌。闻着木杵下散发出的香味,大人小孩们站着围着一起尝那筋道又粘软的年糕,令人唇齿生香。这场面,便能感受到浓浓的年味。

冻米糖

炒米,熬糖,压榨,切糖。小时候能呆呆地看着师傅做一天的冻米糖。屋里屋外飘着一股冻米糖特有的香味,不时诱着乡邻进来尝尝这新做的糖。冻米的脆、芝麻的香、饴糖的甜,三者完美结合,入口香甜,一片片薄薄的冻米糖,在我的儿时,吃的是浓浓年味,吃的是孩子的欢乐。

糖画

小时候的学校门口总会有卖糖画的,周围往往挤满了孩子们,他们争着吵着旋转竹箭,当箭头指向什么图案,便意味选定了什么样的图案。这时候,艺人们便用汤勺舀起溶化了的糖汁,在光滑的大理石板上飞快地浇铸,画出各种生动有趣的造型。

棉花糖

还记得小时候吵嚷着要爸妈买棉花糖的记忆吗?随着老师傅手中的勺子倾斜,白砂糖缓缓流入进料孔,拿个小棍放在机器喷口处用手不停转动,慢慢地,糖变成棉棉的薄纱从喷口飞出,一层一层包裹起来,一丝丝一缕缕的“棉花”脱颖而出。

入口即化的甜蜜滋味,胖嘟嘟的可爱模样。棉花糖,这个简简单单的路边美食,留住了多少人的美好记忆。

那首歌怎么唱的来着?

“他们在哪里呀?他们都老了吧?我们就这样,各自奔天涯。”

就像歌里唱的,

记忆里的味道始终最美,

可惜的是却再也回不去了。

也许就正是因为这种缺憾美,

那些片段在我们的记忆里才一直是鲜活的样子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