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山脚下隐山民宿_欢迎你回家

| 48℃

十几年来他用最时髦奢华的材质设计大酒店,却在黄山老宅前停下来,修复了时光朴素的颜色,那些让你感觉时间静止的东西,抓住了,就千万别放手。

在黄山脚下隐居:邹鹏

 

搬把嘎吱响的竹椅往院子里一坐,蒲扇随手摇两下,我都还没开过一次空调,夏天就要过去了。

往年这种事情想都不要想。今年不一样,我躲到了徽州的山林里。

竹子爬满山坡,夜里抬头就是漫天星斗,下雨的时候,云雾会从脚底下升起来。

我叫邹鹏,十年前,第一次来黄山做悦榕庄项目。

那时候,住的是工地附近的农民房,办公室就是个铁皮壳子,没有空调,每天都跟蒸小笼包似的。

累归累,一有时间还是会去山间小道上走一走,每次去到乡亲们家里,他们都会端出来热腾腾的包子、刚卤好的茶叶蛋,泡上一杯当年自家的新茶。

家里有什么就拿什么,好像我是个贵客,又好像,我是个家人。

6年下来,黄山差不多成了我的第二故乡。


远远地看到就举起手招呼一声

离开那儿之后,依旧是无休止的改方案,无休止的跟工人争论,无休止的各种应酬、商业谈判。老婆生小孩,我都还在管工地。

忙的时候,再也没法走在山路里散心,跟田里回来的老乡亲打招呼聊天了,更别提什么去谁家里坐坐谈天喝茶“蹭吃蹭喝”。

2014年的一个晚上,应酬回来一身酒气推开门的时候,已经是深夜。没进家门,我坐在楼梯口点起一支烟,回想起在黄山的日子。

 

接下来,我给自己放了一个月的假,去黄山寻访:徽州古城、屯溪老街、齐云山……乡亲们依旧是热情的。拉家常,喝小酒,好像我是离开家很久归来的故人。生活突然变得惬意轻松。

临走前一天,我偶入沟村。清幽僻静,村口立着一棵千年大树。

跟着一路风光一直走到村后的山腰上,空地十几亩,人家却只有两三户,四周是茂密的竹林,小桥流水旁错落着几栋明清老宅。

望着这一切的时候,仿佛整个世界安静了下来。

我想起多年前参与的黄山悦榕庄,待在铁皮房子里的那些日子。十几年来,我一直在设计着别人眼中的美,我看着它们从图纸上黑白的数字和线条,变成了明艳的真实存在。

我觉得骄傲,可是,也觉得陌生。

黄山悦榕庄

十几年来,我都在跟最时髦奢华的材料打交道,而当与真正的三百年前老宅子相遇的时候,我好像忽然知道了时光的力量,不要炫耀,不要闪闪发亮,我想用纯粹的手工和朴素的材质,去一点一点呈现我心中的美。

我租下了这里的四栋明清老宅和三栋土瓦房,想做一个名叫“隐山”的民宿。

三百年的老宅沿山而上,每栋之间隔开几十米,清净又不冷清。

穿过青石板桥,看到覆瓦雕花的马头墙,那就是我的“隐山”。

宅子周围本就有些花草树木,不管来的人是谁,它们爱怎么长就怎么长。


蝴蝶也要抢着跟我进门呢

屋檐上每一片瓦当都刻着白虎,虽说是凶神,可是明明长得很萌啊。

推开老宅沧桑厚重的大门,就能看到布满灰尘的老木板墙、长满青苔的青石板地面,还有漏下光来的天井……

大大小小,全是时间的痕迹。

宅子全是木结构的,

榫卯连接,没有一根钢钉。

门窗的雕花各种样子都有,

回纹、云龙纹、花鸟虫鱼……

每一扇门板都有一个故事。

柱头上的雕花几百年了,光照在上面,看起来依旧油光发亮。

柱子下边粘着泥的石墩上,雕着精致的花纹,边边角角被磨蹭得圆润光滑。

宅子年久失修,装修前必须先修复。

修旧如旧,说起来一句话,做起来难,有些东西就得时间来做,老木头就是。

最好是找些和宅子一样有年代的老木头,当时脑子里蹦出来的就是村民家的,老老实实挨家挨户地去收集老料。

不够用,那就跑去市场上买,掏多少钱都愿意,只要这木头配得上宅子的年份。

老木料来得不容易,用起来当然也不能随便。一个木接头,画十多稿,反复测量尺寸,才敢让人加工安装。

老瓦片也是,稀罕得很,想找到大小、模样、图案都匹配的,比相亲找对象还难。

地上的青石板,就算品种相同,如果使用频率不一样,光泽度和磨损效果的差别也很大。只能自己一块一块去看,去比较,费了好些时间。

木头、瓦片、青石板……一切老材料都准备好了,我才去请了几个老手艺人。配榫卯、架梁、铺瓦,这些东西,有了他们才能变回最像自己的样子。

嘎吱嘎吱——锉刀锉过老木头,露出的痕迹可以不完美,这样大概才配得上古旧。

哪个地方用哪种木头,总要跟老师傅们吵上好几次才能最后确定。

其他时候呢,我就负责“打打下手”,清理门板,当然也只敢用刷子轻轻刷,生怕笨手笨脚弄坏了它们。

老宅的二楼低、窗户小,虽说有天井,还是有点暗,我把窗户都扩大了来增加采光,

干装修十三年,一大票朋友都是这方面的行家,大家给我出了不少主意。

可是我觉得,还是要实地看过说的才算数。于是好酒好烟、连哄带骗地把他们“拐”到现场来给我指导。


有时候,在那一蹲就是半天

搞结构的来现场指导施工,查资料、计算,二次加固、计算承重、榫卯结构。

产品工程师朋友指导选什么空调、热水器,家具的颜色。

给排水的来指点是哪布点、排污管道铺设。现场就给我徒手画了施工图。

左边是卫生间排水剖面图,右边是隔音层,三层隔音处理,一楼天花板贴双层隔音板,吊顶时满填隔音棉,另外二楼地面再铺设一层隔音板。

不管刮风下雨,我都在老宅待着。

门槛上静静坐会儿,或者去把老宅每一寸地都踩一遍,有一段时间我一直在想,怎么样才是这个房子最好的格局。

现在,我都想明白了,4栋老宅就做客房,14间,不多不少刚刚好,朋友们够住,我也不怕忙不过来。

房间都留白,要什么劳神子的装饰,就保持最原始的样子。

房间效果图

房间效果图

所有的中堂我都不改动,就做个大客厅,认识不认识的都可以坐在一起聊聊天。都住在村子里了,就不要像城里一样独门独户的不往来。

3栋土瓦房,最外面的那栋靠路边,拿来做接待室,朋友们到了,一眼就能看到。

接待室效果图

再往里一点那栋作餐厅,专门给你们烧好吃的徽菜,火腿炖甲鱼、腌鲜鳜鱼、香菇盒……

最里头的最僻静,适合做香堂和书画室,不受打扰。

六年前在黄山认识的画家老朋友,也被我拐了来,画室接下来就是他的地盘了。喜欢的话,你就看他画画徽州的花鸟山水。

对了,还记得老宅子那个天井吗,

夜里,是可以坐在下面看星星的。

每一栋房子外面,我都引了一支山泉,泉水冰凉,还带着甜,跟冰过的蜂蜜水一样,渴了,就直接来一口。

我呀,还在屋后修了个大锅灶,又在空地上种了些蔬菜,这边采了,那边就可以下锅。

为了实现别人心目中的美,我干了十三年,所以现在,我想在我认为最美的地方,建一个最适合这份美的民宿。

我是一个感性的人,但对于未来,却有着理性的规划和认识。同时我也是个孤独的创业者,需要身边有志同道合的战友,在创业路上能够并肩而行。

发起这次众筹,是希望找到和我一样的人,我们在别处打造一个“家”。

我在客栈里用山泉煮壶野茶等你,我们可以一起坐在泉水边,谈天说地,在这片山林里暂时忘却烦恼。

隐山,是我倾心打造的第二个家,欢迎你回家。

在山水之间,寻一处人家,邻里相望,鸡犬相闻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