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干山紫岭村山顶民宿—天空的院子

| 718℃

 

 

莫干山到处是毛竹,翠绿的竹子生长在低矮的山坡上,像是莫干山身上披着的一件翠绿的衣裳。山中道路曲折环绕,若非有熟路的人领着,外来的人只怕是要在处处是竹林围绕着的山路中迷失了。

坐在前行的车上,车窗外是零星的山雨,空气中渗透着一丝丝微薄的凉意,也说不清转了几个弯,绕过多少户人家,才到了莫干山紫岭村上最接近山顶处的地方,天空的院子便坐落于此。

听说院子原本的名字该叫“山语”,只是他将名字上报旅游局后就忙自己的事去了,三个月后再去问时却被告知,与“山语”同音的名字已被占用,需要另想名字。由于住的地方是莫干山上较为靠近山顶的地方,占地面积又大,天空仿佛低低站在院子跟前,安静却又温柔,因此有了现在的名字——天空的院子。

一个名字,一个人,一种生活,一个地方,一间民宿,吃食都是自己做的,菜是自己种的,房屋的门梁桌椅又通通都由自己家里人完成,说是“院子”,除了与天空亲近的空灵感之外,就饱含着对生活的平常爱意来看,也算是名副其实了。


院子的主人

平常生活里的爱情

天空的院子坐落在莫干山紫岭村上最接近山顶处的地方,院子里住着一家人,年长的公公和婆婆,两个几岁的孩子,还有一对80后夫妻,他们便是这间民宿的主人。方方是莫干山土生土长的姑娘,从小在莫干山长大的她熟悉莫干山的植物、气候、人情,就像熟悉自己。而周周即是方方的丈夫,按照方方打趣儿的话来讲,在院子,周周算得是从杭州过来的上门女婿了。

方方和周周在2001年相识。那时他们16岁,是上高一的同班同学,彼此看对了眼便在一起了。在经历了七年之痒后,他们于2009年结婚,再往后便是平平淡淡的生活。这场早恋一开始便延续了十几年,而今他们已是有一双儿女的平常夫妻。

方方说,她与周周之间的相处模式在外人看来是有些奇怪的,他俩从来不过任何的纪念日,也都不喜欢拍照,唯一一张算得上正式的合照便是结婚照,而平常琐碎的生活里,似乎两人总有斗不完的嘴,彼此也很难在对方面前表现出温柔的样子。可是他俩打闹的方式,又不像是争吵的情侣,倒像是两个在斗嘴玩儿闹的孩子,便也让人觉得他俩之间的相处模式其实有着别样的情趣,而那些斗不完的嘴也尽皆是饱含了爱意的日常。

院子的修建及房屋构造

原生态的夯土房

2011年左右,莫干山开始陆续兴起大量民宿。而最初建起的民宿中,有一部分便是出自方爸爸之手。方方的爸爸做了几十年的木工和房屋建筑,又在莫干山生活了多年,莫干山的一切对他来讲,是深入到生活的细枝末节中去了的。

2014年5月,天空的院子开建,方爸爸说“院子是按照‘低碳生活,老木新做’来修建的。故而院子的建造主要是以现有的环境为主,尽量减少对周围环境的改造和破坏。

从整个院子的建筑设计,到院子里的凉亭,树木,以及屋子里的一块横梁,一块木板,尽皆经由方爸爸设计建造。木质的房子,大多是按照过去的老底子来做,主要以松木与毛竹为主,杉木及普通杂木为辅。说起对各种木材和竹子的使用与设计来,方爸爸眼里闪烁着匠人对于手中物品的热爱的光芒。

长桌和床头的一块装饰用的长木板皆是用松木,松木有松树香,方爸爸也会动些小心思,将木头放在外头,天气潮湿引来虫蛀,一段时间以后,松木便有了天然的花纹,方爸爸在对木头加工的时候,并不苛求平整,只是将木块大致切割,木头原本被虫子蛀出的坑洼以及数木生长的花纹清晰可见,用手指去触碰,仿佛能感受到树木在山林之间成长的呼吸声。

庭院也是由方爸爸亲自设计,哪里要做个水池,哪里要放套桌椅,哪里要做个凉亭,哪里可以摆放个秋千架,哪里要种一个什么树也都是由方爸爸琢磨出来的。

花园里,除了修筑凉亭和水池的地方之外,大片的草地皆是他们原本的样子,因此草地高处高,低处低,不用铲平,也不用大肆填补,而是最大地呈现了它原本的模样。土地是土地,生活是生活,彼此尊重,不苛求,也不会试图去改变彼此原有的模样。

寂静山谷中的闲情雅趣

院子除了主人家的屋子以及客厅和餐厅之外,一共有8间客房。其中“揽月”、“云逸”、“摘星”是在二楼的三个屋子。由于是院子里位置最高的3个房间,举头之间便可揽月摘星,闲看云卷云舒,故而命名。


院子一楼的两个房间分明取名“木兰”和“听雨”。江南每到六七月,似乎日日有雨,但却并不令喜雨之人感到心烦,闲来时,往屋前的门廊上一坐,一张木质躺椅,一本闲书,一杯热茶,雨从屋檐上一滴一滴滴落下来,或似水晶一般的帘子,或如天空滴落一颗颗饱满的泪珠,雨声滴答滴答,倒是显得山中的日子越发寂静了。此时听雨,不管心中是藏了雨水一般对一个人绵绵密密的想念,还是安静地发呆,都是山中生活温柔而又静美的一刻。


从院子的一角,有向下的石板梯,曲折转过两个弯,便到了院子里地势最矮的3个屋子,分别唤作“初见”、“屿岸”、及“闲庭”。,打开房门,站在屋前的门廊上往眼前一望,便是用石头垒起的池塘,池塘里是从山涧里引来的溪水和红色的金鱼,金鱼在水池里自在游动,稍有人走得近些,它们便惊得四下逃窜去。


居于山林,做有温度的吃食

在院子的第一餐饭,是方妈妈煮的,两菜一汤,最惹人爱的则是那道酸菜炒鲜笋。酸菜是自家腌制的,鲜笋是从周边的毛竹林里新挖来的,挖来的笋约有20厘米长,只取笋尖儿上的七八厘米用,鲜笋即挖即炒即食,夹一片放进嘴里,咀嚼之间,笋片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
晚上的饭食是方爸爸煮的,五菜一汤里除了中午时候的鲜笋,还有方方自己腌制的鸡爪,和方爸爸做的干笋炖鸡汤。干笋自是出自屋前的竹林,鸡也是自己喂养的,鸡肉的鲜融合了干笋的味道,倒是别有一番风味。


早、晚、昼、夜

日子很慢,虫鱼都唱

莫干山的早晨,屋外鸟儿叽叽地叫声,声音在安静的山谷中盘旋,在此生活的人在早上五点的时候醒来,空气中渗透着山中清晨的露水的清凉,洗漱完,便在院子里闲散地走走,一边呼吸着清晨新鲜的空气,一边四处收拾倒腾着。阳光从山谷的一边斜斜地倾洒下来,晨雾在淡金色阳光的照耀下营造出轻薄的幻梦一般的感觉。

到了夜幕降临,天空逐渐变成深沉的蓝,院子沉醉在夜色之中,花园里浅黄色的灯稀稀落落地亮起,像是藏在山林间,草丛里吸食晚露的萤火虫。

白日里,南瓜的藤曼在院子的一脚放肆生长,连成一片,不知从哪里跑来的猫儿在庭院里闲散地晒着太阳,摆放四处的花儿散发出香味儿,蜻蜓放低了翅膀,停在菜圃里的竹竿上,一场雨过后,蘑菇在树下悄然生长。

我多么希望,有一个门口

早晨,阳光照在草上

我们站着

扶着自己的门扇

门很低,但太阳是明亮的

草在结它的种子

风在摇它的叶子

我们站着,不说话

就十分美好

天空的院子相关信息

地址: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莫干山紫岭村17号

联系方式:0572-8051332

价格:880—1280(周日到周四)980—1380(周五、周六);整包平日8800,双休98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