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阳高墩之行,探神秘莫测的“八卦阵”

| 28℃

趁着冬日暖阳,邀上三五好友,沐浴着和煦的阳光,来个说走就走的高墩之行游逛。

刚一进村庄,我们就被一口井龄有百余年的“畚斗井”吸引住了。沿着井口极陡的台阶拾级而下,发现清澈见底的井水里,居然有几条鱼儿在游动。据悉,村里几乎挨家挨户都挖掘了造型和大小不一的水井,估计现存还有四十余口井仍然供村民饮用着,虽经岁月年轮洗涤, 甘甜之水依旧温心。

一个靠近溪流的小村庄同时挖掘几十口水井,似乎有些不可思议。原来,高墩地处火山断陷盆地,土质松散易漏水,这便使“高墩溪”每逢山洪暴发时是惊涛骇浪,山洪一去就滴水不蓄。这样一来,高墩人如此这般兴师动众地挖井蓄水也就不足为奇。但是,高墩人世世代代凭借自己的智慧与勤劳,徒手挖掘了这么多水井,在周边的村落人们眼里,的确也是值得一提的稀奇事。

离开这眼“畚斗井”不足十米远,我们又发现一口用圆圆大理石盖住井口的直井,同伴耗了好大的劲才把井盖移挪开来。我们探头一望,井水突然喷泉般跳跃起来,井深约莫二竹杆长,大概有六七米深吧。待我们再次往井里探头时,水面已经恢复原状,原来是井盖被挪开时,大气压强造成了井水喷涌。

一路游逛过来,我们没有去计算已经勘查过几口水井,只是,游兴未尽,恨不得把村里所有的各种各样奇特造型的井都观赏个够。值得一提的是据说村里有口神奇井水,每年二月初二时,家家户户吃芥菜饭,预防湿疹等皮肤过敏病,唯有取该口井水洗漱便可以彻底根治此类皮肤病。听听就觉得这也是件够玄乎的趣事,是吧?

说句实话,大同小异的古井已经不再吸引我的眼球,我们视线早被高高矮矮的残缺不全的古墙给“俘虏”。

细一品味,高墩有一特色:古屋配古井,古道配古墙,古地配古树。就是这么一个古香古色的村庄,阡陌交通,纵横交错,似乎每个角落,似乎每条古道,似乎每排古色房屋的布局都是如此的似曾相似——莫非这就是外界传说的“八卦阵”吗?

记得去年我晨跑时,误入高墩古道,领略着鸟语花香,倾听着鸭鹅鸡啼,呼吸着清新的空气,居然把自己给跑迷路啦,貌似误入八卦阵的味道,竟然找不到回家的出路口,说起来也是匪夷所思,朋友们听了更是笑掉大牙。

同伴在前面饶有兴趣地引路,边对着石墙古屋指指点点,滔滔不绝地介绍着他熟悉的故事趣事轶事。看到眼前高低起伏的古石墙:有高过膝关节的矮石墙,有齐腰高的石墙,有高过一个人头的石墙,也有断壁残垣的,也有完整无缺的,颇具特色。墙体上有各种各样的攀墙植物:苔藓,崖姜,何首乌,断肠草,凌霄藤……石墙旁的屋角房后,有翠竹林,桂花树,樟树,柿子树……树丛里是觅食的鸡鸭鹅,真是“榆柳荫后椋,桃李罗堂前。狗吠深巷中,鸡鸣桑树巅。”好一派世外桃源的景象!

只要步入高墩的古屋小巷,方向感稍差的人,在里面兜上几圈,估计就会不分南北啦,难怪以前外地的挑货郎在村里吆喝买卖一番后,就迷路啦。时常有村妇村姑对着迷路的外地商贩打趣道:“这位客官,你没听说过‘大高墩,小上海’吧?怎么样,路不好绕吧?”尴尬不已的挑货郎只好无奈地陪着呵呵作笑。

漫步在高墩古道,判断着前方出现的二岔道,三岔道,虽说是“条条道路通罗马”,要是记忆力不好,方向感不强,总会走错走些冤枉路才可以找到正确的出路口。路痴者最好不要贸然去试探哦。要是在高墩开设一个“八卦阵迷宫”旅游项目,估计慕名而来的游客会火爆探险一番哦!

在村头我们一行巧遇六位老人,他们正坐着站着晒着太阳,便跟我们攀谈起来。有位上了些年纪的老人告诉我:高墩原本是四百年前姓高的玉环人搬迁到这里,当时高氏居住地有两个巨大石砌墙“墩”,故称为“高墩”。据说,该两石墩在1979年土地平整时被推平,同时发现的15具高氏先人墓穴里遗骸也被玉环人领回。

现在的高墩四姓氏(林,曾,郑,邓)六支派始祖均是由福建漳州迁徙而来,聚居繁衍,开枝散叶,艰苦创业,休养生息。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,高墩人靠自己的智慧和勤勉,积淀了独具特色的农耕文化。

这些老人很健谈,我又故意把话题引向“八卦阵”之谜。不料,老人却一口咬定村里的确有神秘莫测的“八卦阵”,位置就在高墩宫附近那片芦苇地,以前村里很多人在夜间就被困在里面出不来。有位屠户说自己是翻过很多墙体,还是觉得自己在原地打转,直到鸡叫天亮才破阵出来。在百姓口耳相传中的村庄“八卦阵”的传说,让高墩增添了许多神秘色彩,但也烘托了高墩的先祖们在次定居开祖时就遵循了“天地人和”的自然法则,依山而建,环水而设,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的浙南水乡村落格局。

我们不再继续逗留着攀谈,穿行在没有统一规划的村落小巷,领路的同伴沿途一直热情洋溢地跟熟人打招呼,罗列着家乡诱人的故事,幸福的自豪感溢于言表。高墩中石墙古屋在阳光照耀下给人格外亲切感,古井还是那些古井,古道仍是那些古道,古风犹存,庭院深深,树影斑斑驳驳,心情愈发舒畅开怀

我们一行一路说说笑笑, 停停看看,不知不觉就来到历经一百六十多年风霜雨雪的新楼古屋,这座建筑于咸丰三年的古屋,纯木质结构的一排七间二层楼房古建筑,后面还有一排同样也是二层的厢房,见证了该户人家的一个个传奇故事。我在大院前驻足望去:灯笼,古井,石椅,枫树,铁树,花草树荫下,一群鸡鸭在觅食,时不时对着我们这群不速之客张望着。

领略着此情此景,我心中不由冒出这样的诗句来:“屋上春鸠鸣,村边杏花白。归燕识故巢,旧人看新历。临觞忽不御,惆怅远行客。”或许是感慨岁月变迁,或许是感叹人杰地灵,或许是赞叹卧虎藏龙,或许是……反正是思绪万千吧!

离开古屋,步行在夹道而筑的古墙间,四周古木郁郁葱葱,远处有鸡鹅争食的鸣啼声,循声望去,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茂密的翠竹林,当地人称之为竹杆竹。整片竹林的竹叶在风中婆娑起舞,显得格外宁静,挺拔修长的竹子一应矗立着,棵棵皆是出奇地笔直。路边叠放着几捆刚刚被砍伐下来的竹子,颜色翠绿,修长笔直,粗细均匀,煞是惹人喜爱。

在古道拐弯处,竖立着两排间隔六米的大青石柱,一看便知是古时候竖插旗杆的石基座。不难判断,此处此景是历代先人们在茶余饭后最喜欢聚集的地方。我仿佛看到昔日村民们在拳师的带领下,列队习武,跺脚呐喊,拳打脚踢,霍霍生威。

早在六七十年前,村里出了几位遐迩闻名的拳师,他们带领一批又一批青壮年在农耕之余习武强身。让一些盗贼流寇不敢到村里来造次,连一些江湖骗子也不敢贸然到村里行骗作案,拳师林开声和林声楼的行侠仗义的故事也广为流传。

在村里古道漫步,七折八拐的就出了竹林,好多景致还来不及细细品味,好多鲜为人知的趣事尚未刨根问底,我们的脚步已经踏入了高墩“新农村建设”的重头戏场地——高二村文化礼堂。

高墩位于南雁荡山名胜景区的畴溪景观带上,畴溪绕村而过,高耸的蒲尖山和秀丽的凤岭山遥遥在望。高墩包括高一村、高二村和大楼村三个行政村,连心路从三个村庄内部穿过,红色旅游温州绿道一号线从村庄南侧穿行,旺庄下山搬迁移民小区紧紧毗邻村裙,从航拍图片上鸟瞰高墩,分明就是一颗被绿树成荫点缀的聚宝盆!

假如,你有雅兴去高墩一游,我可以负责任地提醒你,这座经历四年多时间修葺一新的颇具时代感的文化大礼堂,确实值得你好好看看。不光是建筑设计的金碧辉煌,而且走进礼堂的“饮水思源”乡村记忆室,一张张承载着这片沃土上的数百年的乡村记忆的古井映入眼帘,让我们走进了浙南水乡,追忆千百年来乡村百姓“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, 凿井而饮,耕田而食”的生活景象,更是可以让你我大开眼界。

诗人云“这是个让人记得住乡愁的美丽村庄”,欲辨此话真伪,你也不妨约上几位好友结伴而行,到村庄里转悠转悠一圈,可否?
来源:红都山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