塘栖古镇 | 不曾拥有的静谧时光

木心先生曾用这首诗

向缓慢悠长的古老时光致意

让人不禁好奇

从前的慢生活究竟是哪种模样

大概是漠漠水田飞白鹭,阴阴夏木啭黄鹂

又或是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

其实,也可以收起想象

因为杭州有座古镇

能带你重回五百年之前

那里的日色很慢,慢而不颓

她就是曾贵为“江南十大名镇”之首的

塘栖古镇

水南为快

水北为慢

光绪《唐栖志》中曾记载:

“迨元以后,河开矣,桥筑矣,市聚矣。”

其中的“河”即京杭大运河

“桥”即广济桥

这座七孔拱桥

用长长的石阶跨过宽阔的运河

在五百年前乃至今日

仍肩负着连接南北两岸的使命

北岸为水北街,南岸为水南街

水南多现代饮食娱乐,故为快

水北多传统店家商铺,则为慢

在塘栖,想要体验时空穿梭最快的办法

便是从广济桥的桥南走到桥北

从桥北面最后一级台阶

走到平地上的那一刻

便已一脚

踏进了500年前的时光

[重回手工称霸江湖的时代]

水北街往西走,多手工艺店铺聚集,木制品、根雕、葫芦制品都有着自己的一方天地。

匠人徐师傅,就在这老街上开店八年有余。店内说小不小,却陈列了各种木质手工艺品,显得满满当当,有实用环保的箩筐,也有熏陶人耳朵的音乐盒。

有位游客看中了其中一件船型的音乐盒,多次和徐师傅砍价,徐师傅只得扔下一句话,“我是卖手艺的,不是做生意的。”这大概是一位匠人对自己作品的坚持和尊重。

店里最吸引人的两大招牌当属其中的“一动一静”,动的是正在现场制作木制品的徐师傅,静的则是门口一座木质缩小版的广济桥。

这桥虽不能连接南北两岸,却倒也和原版的那座一样,每天静静地迎来送往。

除了这座迷你版的广济桥,还有可以转动起来的手工水车、纺织机。

这些早已退出现代人日常生活的物件儿,在这台面上却固执地坚守着自己的一席之地。

仿佛往日间那纺织机咿呀咿呀的织布声,水车日夜不停哗啦哗啦的流水声全在这店内又活络了起来,无声地诉说着那安详而质朴的塘栖慢生活。

和徐师傅一样,在这老街上扎了根的,还有售卖蚕丝被的唐姓老板娘。

唐老板是塘栖人,经营这家蚕丝被店已差不多有七年了。店内的蚕丝被分机器生产和手工制作两种,客人可以根据需要选择。

老街上像这样经营蚕丝被的店家,店内往往都会坐着几位本地的阿姨,大多是中年的大姐或者是上了年纪的奶奶们,有些因为年纪大了并不会说普通话,遇到有客人询问的,便笑呵呵地指指老板娘,叫年轻的老板娘当“翻译”。

不过,虽说讲普通话不是阿姨们的特长,撑起蚕丝被来她们可个个都是把好手。

一旦有客人下了单,她们就会起身现场制作,手法熟练,各人之间的配合更是默契而无需过多言语。

[长廊静坐或小馆小憩,就这样放空自己]

古镇上沿河的一面,都建了长长一溜的“美人靠”,塘栖人把这称为“米床”。

有了这“米床”,行人路过此地时不用再担心日晒和雨淋。累了,还可以往椅子上一靠,休息上片刻。难怪有句俗称说:“跑过三关六码头,不及塘栖廊檐头”

不过,现在在廊檐下休息的,不再是古时候来往水路做买卖的商人们,而是一些住在附近的本地人或是远道而来的游客。

有全家出行玩累了在此歇脚赏景的,也有朋友结伴同行在此停留聊着各路八卦的,还有些是一个人过来坐坐的独行者,或是在赏景看着流水,或是在专心刷着手机。

各人有各人的喜乐、烦恼、希望、迷惘。

有些人选择对着好友倾诉,有些则相顾河水无言,开心的不开心的,都在这廊檐下一一消化掉,再随着那温柔的河水不疾不徐地逝去。

除了长廊下,走累了,还可以随意走进街上的咖啡馆休息。

这一类的咖啡馆或民宿,大都是由古宅改造而来。老式的木质楼梯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,阳光则从窗外倾泻而入,给这古老而静谧的屋宇镶上灿烂又柔和的金边。

抿一口咖啡,不禁想,这老宅都经历了些怎样的风风雨雨,又曾经有怎样的一大家子在这里居住。

而如今,却只有这咿呀作响的楼梯,在假装它知道所有的故事,这响声就是它给你的全部答案。

[中式糕点的百年魅力,一场食物的考古]

水北街上的这一条美食街独树一帜,走过一遍就很难忘记。

因为这整条街售卖的几乎都是糕点、点心,有名声在外的法根糕点、朱一堂糕点、汇昌粽,更有作为名吃担当的各式蜜饯、臭豆腐、细沙羊尾、粢毛肉圆、手打麻糍……

价格也十分公道,粢毛肉圆2.5元每个,粽类在6元左右每个,并没有因为地处景区而坐地起价。

除了价格方面的因素,口味才是打动老饕的真正原因。茶点或香糯,或酥脆,抑或是像手打麻糍有既糯又香甜弹牙的口感。每日都有不少识货的吃货,专程前来买上几袋糕点、粽子回家。

顾客中不少是塘栖本地人,一般而言,看食物做得正不正宗,只要看当地人是不是也喜欢吃就知道了。

对他们而言,这些中式糕点早已是生活的一部分,是多少奶油蛋糕、意面牛排都替代不了的味觉记忆。

在这街市上品尝糕点、小吃,就好比是一场食物考古,几百年传承下来的味道,全交由你的舌尖来发掘。

[寻踪童年,仿佛到了外婆家门外]

古色古香的院落门前,有正在晾晒的种子。还有一把生了锈的旧锁将锁未锁,门半开半闭,生活,就这样虚掩着。

有的临街老宅作了玩具店,店里卖的好些玩具都十分古老,仿佛时光一倒回就是十年。

周末,一群少年相约着跑到这老街上买零食吃,有的拎着一袋糕点,有的拿着糖画。

树影斑驳,长街静谧。这群青春的孩子正嬉笑着往前跑去,一古老一青春的碰撞,把人拉回到天真烂漫的年少时光。

像小时候到了外婆家,只用想着怎样抓住树上的那只蝉。玩累了回来,锅盖下面必定藏着外婆留的那份古早味。看你吃得香,戴着老花镜编着草帽的外婆,总会对着你不住地笑。

面对如此悠然悠哉的小镇生活

难怪丰子恺先生曾这样赞美她:

“江南佳丽地,塘栖水乡是代表之一”

确实,置身古镇之中

有如行走于画中

山水、船只、行人

都已悄然入了画

人生而不断成长

又不断老去

步履不停

但是

有时候生活也可以换种悠然活法

身心劳累时、想好好体悟这大千世界时

都不妨走过这长长的广济桥

站在桥头望一望波光粼粼的远方

再继续向北

走进一场五百年前的慢生活

和忙碌焦虑的自己握手言和

和许久不曾拥有的静谧时光,说声

你好,我来了
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塘栖古镇 | 不曾拥有的静谧时光
返回顶部

显示

忘记密码?

显示

显示

获取验证码

Close